不要在冬天去舔户外的铁器

如见金阁


*太宰治伤心俱乐部的本子限定,一个双黑

*年代久远,电子稿没了,我拿本子扫了一个扫描件。因为没钱买全能扫描王的会员,所以下面会有水印,请大家多多包涵吼。

如见金阁

请不要结婚诈骗

忽然发现伤心俱乐部网盘里面少了这一篇,补发一下。



太宰今年十七岁,长得女孩子气十足,没上过高中,寄住在朋友乱步家里。和同龄的男孩子不太一样,他的生长似乎更加迟钝一些,正处于一个性别真空的时期。他还没有长出喉结,也没有胡须,说话的声音清亮亮的。太宰有二十多个婚恋网站的注册账号,性别女,其中一个使用朋友“与谢野晶子”的名字作为假名。在资料里,他是眼球又黑又亮的二十四岁女性,东大毕业的大和抚子,擅长家政,会吹口琴,有一份空姐的工作,想要找年长可靠的男性结婚。

国木田一眼就爱上了她。

在社畜国木田前三十八年的人生里,除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能被计划外,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。第三十九年,与谢野晶子...

王子的故事

这个是旧的微信推送,因为太喜欢了,在这里也发一下。这可能是我今年写过的最好的东西。



一个小小的王子从皇宫里面跑出来,想去见识人世。他曾听女仆说过某个山洞里面有怪物,就跑去瞧。

怪物很丑,长着獠牙。他发现了悄悄进来的小王子,想要吃掉他。

小王子说:请不要吃我!我想和你做朋友。

怪物很孤独,想:那好吧!我的确缺少一个朋友。假如你是假意欺骗我,那到时候我吃掉你也不迟。

怪物和小王子在阴暗的山洞里度过了快乐的时光。小王子和他做宫廷里的游戏,还玩了许多女仆禁止他玩儿的东西,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。

一天早上,怪物对小王子说:其实我也曾经是一个王子,但是被一位巫师陷害,施了魔法,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我一...

削骨还父

我的第一个原耽,因为敏感词没有办法直接发lof。并且因为太过放飞,无法下手阉起,只好放外链了。


麻烦大家戳进外链看一眼吧,非常狗血天雷,请大家注意安全。


(有朋友说ao3打不开,我放长佩了)


http://allcp.net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39067&extra=page%3D1%26filter%3Dsortid%26sortid%3D8


实在没有办法看到的朋友请打开这个简陋的网盘pdf版本


http://pan.baidu.com/s/1jHLOiKA


请不要抄袭

前几天上来找大家喂我cp,在此之前可能200年没有上lofter了。今天看到有消息提醒就打开看了一下,结果是好心网友提醒我被抄了。


我:............


为什么我被抄过那么多次还没有走红呢?


我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写同人都会出现抄袭,毕竟同人大多数时候是无偿劳动,费劲儿抄真的得不到什么好处。我所知道的一个人开始写同人的理由无非以下3种:对写作有野心但是能力还不足以支持原创性的写作,所以把同人当成练习;喜欢cp;想要交朋友。


没有人一生下来就能够写出《李尔王》。在学习写作的过程之中,通过模仿来学习是必要的。通过模仿写出来的习作里面,一定会存在灰色成分:因为模仿是似是...

一生在海上捕捉巨鲸的人,最终死在海上

*虽然这篇在微信推送过,但我补充了一下,这是一个对于JOJO爱好者来说可能更好的版本。 


“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,人类的伟大是勇气的伟大!”


这是威尔·A·齐贝林在《JOJO的奇妙冒险》第一部中的名台词,也可以说是贯穿《JOJO的奇妙冒险》全系列的主题:“人类的赞歌”。


经过第一部和第二部,JOJO的故事在《JOJO的奇妙冒险》第三部中终于基本成熟。可以说,“真正的”JOJO的故事是从第三部开始的。而第三部中的主人公,空条承太郎,已经成为《JOJO的奇妙冒险》中极为经典的形象,甚至可以说是整个系列的看...

一九九九


*文野x 替身设定

*替身是人的精神力量所表现出来的外在形态,你就当超能力好了。


*拥有替身的人被称为替身使者。替身被伤害,替身使者也会受伤。只有同为替身使者的人能够看到并且攻击替身。


*古人发明制造出过能够引发替身的物品。下面提到的猴爪骨骼就属于这个范畴。猴爪骨骼的设定是:只要一个人把自己的血滴落在骨骼上,猴爪就能够实现这个人的愿望,同时也会给予和实现愿望难度相匹配的不幸。一些人在这个过程中会获得替身能力来实现愿望。只有第一次许愿需要血。许愿的次数没有限制,直到这个人死亡为止。但替身能力只能获得一次,只能获得一个。


*旧大纲,替身设定不太站得住脚,随便看看吧,横滨基督山伯爵太宰治...

成为你的奴隶的人自由地追随你

*假如存在ooc这么一个概念,我绝对ooc了。

*里面全是二手的桑原水菜老师。如果看到哪儿觉得还不赖,那都是桑原老师的功德。


茨木走向吧台。灯光昏暗。酒吞已经在那儿等了他很久。他把书放在酒吞面前,坐下。这次的书怎么样?酒吞问他。

想来简直不可思议……事情的起源是,一百年前,日本的荒野正在渐渐消失。酒吞说:也许不久之后,妖怪最终将不得不和人类一起生活。为了更好地伪装成人类,我们有必要读一读他们的书,理解人类的心。

那个时候茨木仍然痴迷于和妖怪打架,对人类的事知之甚少。酒吞曾经暗暗跑到人间的集市上玩乐过几回,在人情事故上比茨木略微通达一些。再加上酒吞说什么茨木都觉得万分正确。于是两...

这位朋友您好。对于您的宝洁三大问,我的回答是:假如我们所面临的是无法叫所有人都痛快的困境,我们仍然不丧失谈论它的自由。


关于您说“请lo主三思,当我们表达时,想表达的是不是能够被读者正确理解”。


首先,这不是公关或者广告行为,我完全不关心读者怎么想。


其次,我的观点是,文本一旦暴露在读者中,作者就对它失去了控制。说得一刀切一点,我不打算为它将在读者中引起什么反响而负责。但为了令大家不觉得我是毫无责任感的混蛋,再加上我尊敬的作家所做出的了不起的表率:纳博科夫曾在洛丽塔卷首写“本书并非意在鼓励恋童癖”,奥康纳也曾在她的短篇小说集卷首声明:“我创作小说,不是为了教唆他人不信基督”。因此我补充声...

削骨还父 割肉还母

请不要转载,谢谢您。


有一个经典范文,我相信大家在上小学的时候都读过。写的是我和爸爸妈妈吵架,冬夜离家出走,没有带钱,又冷又饿,来到一个馄饨摊上。摊主送我一碗馄饨吃。我边吃边哭,说:陌生人送我馄饨吃,我爸妈反而和我吵架。摊主说:我白给你一碗馄饨吃,你就这样感谢我,你妈为你做了那么多年饭,你为什么还要和她吵架呢?

我醍醐灌顶,回家了。

这都什么屁话。

这可能是我上学十六年来最讨厌的一篇范文。一段关系自有一段关系的逻辑,随便类比是流氓行为。把父母子女的关系和陌生人的善意相比,这显然是对这段关系的严重降格。

如果能把爸爸妈妈当成人很好的叔叔阿姨来对待,一切会不会轻松起来?我也是,我的爸爸妈妈也是。因为这不...

© 头孢配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